首頁 | 水產新聞 | 獨家專題 | 漁商阿里 | 漁資團購 | 水產人才 | 市場行情 | 水產技術 | 對蝦網 | 會議展會 | 水產視頻 | 水產論壇

企業推廣

  • 資訊
  • 技術
  • 產品
  • 企業
  • 招聘

搜魚高級搜索對蝦  羅非魚  金鯧魚  草魚  石斑  泥鰍  黃鱔  海參  小龍蝦  鰻魚  大閘蟹  

中國水產論壇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水產新聞 > 國內新聞 > 水產致富 > 正文

黑魚塘里混養四大家魚,不僅能凈化魚塘水質還能多賣錢

發布時間:2016/1/15 10:12:01  來源:央視致富經  編輯:黃姍  我來說兩句我來說兩句(0)
旺旺好漁資電商平臺
核心提示:他養的四大家魚,每年至少能賺50多萬元。可這些魚,他卻從來都不喂。不花錢養大的魚,只是他財富的一小部分,他真正的財富還藏在這泥巴里。黑魚就是他的財富,因為養黑魚,每年一入冬,他都是村里最忙的人
中國水產門戶網報道

 

  他養的四大家魚,每年至少能賺50多萬元。可這些魚,他卻從來都不喂。不花錢養大的魚,只是他財富的一小部分,他真正的財富還藏在這泥巴里。黑魚就是他的財富,因為養黑魚,每年一入冬,他都是村里最忙的人,家門口總站著找他的人。看江蘇小伙朱正偉有什么厲害之處,能讓周邊買魚的,賣魚的都來找他,都相信他呢?

 

 

  大叔:來來來!

 

  朱正偉:口號。

 

  大家:一二三!

 

  他就是朱正偉,今天是他抓魚的日子,他說,等一下他要在這塘里抓出三萬五千斤魚。

 

  朱正偉:太興奮了,養這么好,養這么大。錢又來了,錢,都是錢。

 

  可朱正偉想拿起一條來給記者看看,卻根本抓不住。

 

  記者:白(鰱)魚太厲害了,他一拉網,(白鰱魚)撞我的腿。這白(鰱)魚平均都多大?這么大!

 

  朱正偉:這個還不算大的,你看。

 

  記者:這個有多重?

 

  大叔:十幾斤。

 

  朱正偉:十一斤左右。

 

  大叔:十一二斤重。

 

  記者:十一二斤重?

 

  大叔:對。

 

  朱正偉:你抱一下。抓緊,抓住。小心它甩。

 

  記者:好沉。濺了我一臉,抓不住了。

 

  朱正偉:惠會,你臉臟掉了。

 

  朱正偉說,塘里不僅有十幾斤重的白鰱魚還有其他四大家魚。

 

  記者:這是草魚嗎?

 

  朱正偉:這是草魚,對對,草魚,看。這是白魚,白鰱魚。

 

  記者:其實你就是放了草魚。

 

  朱正偉:白(鰱)魚,鯽魚,還有花鰱。

 

  記者:根本抓不住你這魚,太厲害了。今天這一下能(撈)起來多少?

 

  朱正偉:白魚大概,(這口塘)上次拉過一網了,大概還有一萬多斤吧白魚。

 

  記者:你一開始放的時候有多少?

 

  朱正偉:放的時候小,放的時候才幾兩重。

 

  記者:這么大一點,小小的。

 

  朱正偉:對。六兩左右。

 

  記者:六兩左右。這就長到十幾斤(重)了。

 

 

  朱正偉:對。現在都是十幾斤(重)

 

  記者:那你飼料得喂多少?

 

  朱正偉:不喂。

 

  記者:你不喂的?

 

  朱正偉:這個不喂的,這個不花錢的,這個花錢干嗎?花錢誰養它?

 

  朱正偉說,這一塘不用喂食的四大家魚能賣到6萬元,而這只是他財富的一小部分,眼前這些塘底的泥巴里,才隱藏著他真正的財富。

 

  記者:這個就是。

 

  朱正偉:對。惠會你抓一下看看。

 

  記者:這個。是的。

 

  朱正偉:是吧?

 

  記者:是的。他在泥巴里的,這條好像不是很大。

 

  朱正偉:嗯,這個是小的。

 

  記者:你看它在鉆。

 

  朱正偉:它要往下面鉆。

 

  記者:在逃跑是嗎?

 

  朱正偉:嗯,它要埋下去,它基本上都喜歡鉆到泥土底下,隱蔽得很好的。

 

  這就是朱正偉的財富--黑魚。

 

  別看這魚塘只有五畝,但每年能養出4萬多斤黑魚,這些黑魚能賣到30多萬元。而在這魚塘里,朱正偉還有一份額外的收入。

 

  朱正偉:你看,像這條魚,它每天吃食最少吃到一斤左右,它吃的都是海魚,油性高,所以它糞便拉下來都是油,排下來就被別的魚吃掉了。

 

  記者:就是你的花鰱、白鰱是嗎?

 

  朱正偉:對,它就吃的是(黑魚)拉出來的糞便。

 

  記者:所以你說你不花錢?

 

  朱正偉:對,我不花錢。

 

  如今,朱正偉混養了180畝黑魚和四大家魚,就因為他回家養魚,村里20多戶鄉親都跟著他靠養殖黑魚賺錢,老百姓還自發成立了抓魚隊伍。

 

  朱正偉:以前沒有。

 

  隊長:他們回來養魚,我們就抓魚。

 

  朱正偉:成立了一個逮魚隊伍,我老是叫他叫人,他就是隊長了。每年都要賺好幾萬塊錢一個人。

 

  記者:真的嗎?

 

  隊長:真的。

 

  記者:你們能賺多少錢一年?

 

  隊長:(每個人)賺到3、4萬元。他們不養魚我們就沒有收入,他養魚我們就有收入。

 

  大叔:我們朱老板富了把我們工人也帶富了。

 

 

  不光忙著養黑魚,朱正偉簡直就是村里最忙的人,他家里常常聚了好幾撥人都在找他。

 

  妻子:人家師傅在這里等。

 

  記者:這個,這位是師傅

 

  妻子:嗯,他們從常州來的。

 

  記者:你們是在這等阿偉?

 

  經銷商:對,我下來吧。

 

  記者:行,你下來吧。上面這位師傅也是?

 

  經銷商:對,我們是在一起合伙(來裝魚)的。他答應我們弄兩車魚肯定是幫我們弄兩車魚回家。為了抓到好魚情愿等一會,值得的。

 

  這兩位師傅從常州開到鹽城要300多公里,而離常州100多公里的湖州市,也盛產黑魚,他們舍近求遠,就是為了買到朱正偉手里的黑魚。

 

  經銷商:他的(黑魚)質量好,魚好,損傷小,別人要要,我們客戶只認這種魚,懂吧,我們客戶不一定知道他,但是我們比較清楚,我們找他,就能弄到這樣的魚。

 

  這兩位師傅還沒等到朱正偉,而那邊又來了一波新客人要找他。

 

  記者:你倆也是來拉魚的嗎?

 

  養殖戶:沒有,我們是過來向朱老板學習的。

 

  記者:你們也想養黑魚是嗎?

 

  養殖戶:對。(朱正偉)口碑很好,不好的話我就不可能來了。

 

  找他學技術,找他買魚,而更多找上門的,則是當地的養殖戶,他們都想讓朱正偉幫忙把黑魚賣出去。

 

 

  今年是朱正偉養黑魚的第五年,五年前,他還是一個一年就賺10多萬元的拉魚司機,而朱正偉究竟有什么厲害之處,能讓這么多人都相信他、都來找他呢?

 

  這輛能裝下一萬斤魚的運貨車跟著朱正偉已經快10年了,當年,為了買這輛車,朱正偉在家里掀起了不小的風波。

 

  多年前,剛剛20歲的朱正偉靠著哥哥贊助的兩萬元開了家婚慶公司,兩年時間他攢下了10多萬元。那時的朱正偉每天想的不是怎么享受,而是怎么能多賺錢。

 

  妻子:他就是閑不下來,整天想著怎么怎么賺錢。他要是整天朋友叫他吃飯,今天吃了明天吃了,吃了兩天他回來他就說老婆,我天天出去吃飯,再這樣下去我就成廢人了,明天要趕緊出去(賺)錢。

 

  不滿足于兩年就賺10萬元,朱正偉想去上海找哥哥,學做生意。

 

  他就是朱正偉的哥哥,在上海銅川路水產市場做批發生意。那時,他提出讓弟弟買輛水車,從浙江的養殖戶手里買魚拉到上海,兄弟倆合伙賺錢。朱正偉聽哥哥說,開車拉魚一年至少能賺15萬,他二話不說就決定去買車了。可手里只有10多萬元的他卻非要買輛近30萬元的車,錢不夠,朱正偉就想和哥哥借,哥哥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 

  哥哥:我們的都是農村人,腳踏實地地做點小生意,對吧。我有一百(元)錢,我用七十(元),留三十(元)。我說你是拿一百塊錢要干一千塊錢的事情,比較愛冒險的。

 

  朱正偉:他膽小,他做什么事情很謹慎的,他不像我,我膽大一點,他如果膽大一點,他老板做得更大了。

 

  朱正偉說哥哥膽小,正是因為他心里有本賬,買大車,一天就能多賺不少錢。

 

  朱正偉:小車裝不了多少,這個大車可以裝一萬多斤的。這個大車拉得多,費用(和小車)一樣的。

 

  記者:大車拉一車的話,要比小車多賺多少錢?

 

  朱正偉:多賺到五千塊錢左右。

 

  花30萬元買輛大車,一天就能多賺5000元,這么算來,花10多萬元買小車就太不劃算了。

 

  拗不過朱正偉,哥哥還是把錢借給了他。從2006年起,哥倆就合作,一個從浙江拉魚到上海,一個負責銷售,一年多時間,朱正偉就還上了大哥的錢。

 

  就在2009年,朱正偉拉魚時發現了一個商機,這讓他興奮得不得了。

 

  妻子:他回來之后,他就說了,他說老婆我在浙江那邊給人家裝魚,人家一個婦女在家里(一年)都能賺2、30萬(元),他說我為什么不能呢?

 

  朱正偉發現的,正是黑魚養殖。當時餐館很流行賣酸菜魚,這讓作為原料的黑魚一下子火了起來。當朱正偉第一次看到黑魚出塘,著實嚇了一跳。這看起來平平靜靜的魚塘,竟能拉上來幾萬斤黑魚,5畝魚塘一年就能賺20萬元。站在魚塘邊,朱正偉就決定要一邊拉魚,一邊在湖州包兩畝魚塘養上黑魚,先學學技術。

 

  一年以后,朱正偉養出了一萬多斤黑魚,而第一次賣魚時,他就積累了一個經驗,這運上岸的魚,必須馬上賣掉,不然就會有損失。

 

  朱正偉:本來一萬斤的,在水池里養幾天,就要少兩三百斤的。

 

  黑魚耐氧,養在池塘里也不會死,這損失究竟在哪呢?朱正偉拿出一條黑魚,告訴了記者答案。

 

  朱正偉:這條魚身上,你看,全部是黏液,看,黏液,是黑魚身上的一個保護層。

 

  記者:是它自帶的?

 

  朱正偉:對。自帶的黏液。它這個很光滑的。

 

  記者:滑滑的。

 

  朱正偉:對。(黑魚)相互之間摩擦,然后把水放掉,這個黏液就跟水走掉了。它的黏液跑光了,份量就要虧的。

 

  為了不損失,朱正偉第一時間聯系了跑市場時認識的經銷商,一天時間,就把一萬多斤黑魚全部賣掉了。朱正偉很興奮,這下有了經驗,又不愁銷路,他決定抓緊回老家租地大干一場!

 

  朱正偉:肯定成功,沒有不成功的,當時就是這種想法。

 

  記者:為啥?

 

  朱正偉:因為我會了,我全會了,銷路不愁,養也不愁,技術也不愁,我自己做老板,我自己帶領員工,多好啊。

 

  那時,一心想當老板的朱正偉手里有40萬元,可他想干的事兒40萬根本不夠。他看上了眼前這塊200畝大的土地,可這塊地只能一次性全部流轉,在這建起養殖場就得投資70多萬元。為了能養成黑魚,朱正偉又跑去和哥哥借錢。

 

  哥哥一聽他要拿著全部家當去養魚,說什么都不肯借錢給他。

 

  哥哥:他就喜歡冒險,非要創業創業。前面是一條路在那邊,誰知道是河還是路呢?不知道的對吧。走錯一步就是傾家蕩產,這一輩子翻不了身了。我們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又不是說像人家家庭條件很好的,我可以拿個100萬(元)、200萬(元)給你去創業,沒有這種條件的。

 

  朱正偉:我打電話給他我都要跟求他一樣的,(他說)你在家里養好了,等(以后)你全部虧完了,不要找我,不要說我沒提醒你。

 

 

  錢沒借到,反而被潑了一頭冷水,朱正偉一生氣索性回家開工了,他盤算著,建起了養殖場要是沒錢買魚苗,哥哥肯定不會看著不管的……

 

  果然,2010年底,朱正偉建好養殖場時,哥哥專門叫他來上海塞給他30萬元。

 

  哥哥:你不讓他干,他就找別人借錢,到銀行拿貸款,跟別人借錢,假如虧掉了,還是我給他還,對不對,還不如我拿給他。他這么年輕,他要闖,我總歸要給他一個機會。

 

  朱正偉知道,這個養殖場對于他來說就是全部身家,背負壓力的他對待黑魚比什么都上心,整個夏天他沒睡過一個完整覺,每天夜里起來四次巡塘,常常剛睡著,鬧鈴又響了。

 

  哥哥看朱正偉踏實下來,也慢慢松了口氣,可不久朱正偉又干了一件讓他提心吊膽的事。可正是這件事,讓他的黑魚每斤都能比同行多賣3元錢,他是怎么做到的呢?

 

  2011年10月,正是黑魚的銷售季節,一開市,價格就達到了每斤11元,養殖戶們都想趁著這個好價錢趕緊賣掉塘里的魚。然而經常跑市場的朱正偉,卻沒著急出手,而是去市場轉了一圈,這一轉還真在市場上發現了一個問題。

 

  2015年12月15日,記者跟隨朱正偉來到上海市銅川路水產批發市場,我們在這里看到了另一種黑魚。

 

  朱正偉:這個就是我們養的黑魚,這個魚身材好,就跟人一樣,身材是苗條形的,這個是胖,肚子里面殺下來都是油,我們這個沒有肚子。

 

 

  記者:沒肚子,你看這個很明顯能看出來。

 

  朱正偉:很明顯。

 

  記者:這個肚子還(挺)大的。

 

  朱正偉:這個肚子很大的,對。

 

  記者:殺完之后肉就少了。

 

  朱正偉:肉也(相對肚子小的)少了,份量都是油,油要占到七八兩的。

 

  朱正偉的黑魚是喂小海魚長大的,而這種大肚子黑魚吃飼料長大,肚子就占了不少份量,出肉量少,所以價格也低。

 

  記者:這個多少錢一斤?

 

  朱正偉:這個五元(每斤)。

 

  記者:那個呢?你(養)的那個(黑魚)?

 

  朱正偉:這個要七元多(每斤),七元多了。

 

  記者:那要貴兩元錢一斤。

 

  朱正偉:對,貴兩元錢(每斤)。

 

  直到現在,大肚子黑魚仍在價格上占有優勢。2011年底,朱正偉發現,正是因為這兩元錢的價格優勢,才讓他的黑魚賣不出更高的價,當時,每斤11元的價格已經很不錯了,可朱正偉又動起了腦筋,他想賺更多的錢。

 

  那時,朱正偉在市場上打聽到一個規律,這規律也是大肚子黑魚本身的一個特點。朱正偉意識到,這規律能幫他賺一大筆,他那股愛冒險的勁又上來了,他要賭一把,他賭自己的黑魚一定會漲價。

 

  朱正偉:我肯定要賭,也就是看準商機了,也就是看準了,肯定漲,這個價錢還沒達到我心里(的)標準。

 

  朱正偉發現了什么,他憑什么認為自己的黑魚一定會漲價呢?

 

  從那時起,別的養殖戶都忙著賣魚,朱正偉卻在天天盼一件事,他說只要盼來了,他的黑魚就能賺大錢。

 

  2012年1月中旬,鹽城下雪了,朱正偉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。

 

  朱正偉:當時我高興死了,當時看到下雪,夜里面下雪了,我(說)好好好,市場里面電話全打過來了,要魚,沒魚賣了。(經銷商)叫我趕緊賣魚,把魚拉給他們。那一下子就漲了一兩元錢一斤。

 

  原來,這種大肚子黑魚生長在沿海地區,比較怕冷,只要溫度一到零下,它們就開始翻肚皮了,可朱正偉的魚卻能適應零下的溫度。不僅如此,其他養殖戶早早地把黑魚都賣掉了,天氣一旦冷下來,市場上沒有了大肚子黑魚,朱正偉的機會就來了。

 

  那一年,他的黑魚最終賣到了每斤14元,每一斤都能比別人多賣3元錢。

 

  而讓他更得意的是,他在捕撈黑魚時,意外地發現了一個驚喜。

 

  朱正偉:放魚苗的時候,魚苗塘里(把黑魚苗)拉過來的時候,里面就有(花鰱),沒幾條。到(黑魚)出欄的時候,一下子,那個白魚怎么會長那么大?十幾斤,很大的。花鰱全是十幾斤的,我就在想,這個怎么會長這么大?我又沒喂它。

 

 

  朱正偉四處打聽才明白,花鰱在魚塘里吃的是黑魚的糞便,如果混養,花鰱不僅不用喂,還能凈化魚塘的水質。更讓朱正偉興奮的是,四大家魚和黑魚都能混養在一起,他立刻算了筆帳,如果給每個黑魚塘都混養四大家魚,一年就能多賺50萬多元。

 

  可那時春風得意的他,絕不會想到,這混養的魚會讓他摔個大跟頭。

 

  朱正偉:我心里就在想,多放一點,多賺一點,這樣的想法,誰知道一下子放多了,底下水壞掉了,黑魚在底下過冬,它在底下沒辦法生活了。

 

  魚塘里,四大家魚都生活在上層,因為數量太多,它們排出的糞便嚴重污染了塘底的水質。

 

  幾個池塘出了問題,朱正偉忙活一年卻幾乎沒有黑魚賣。過去拉魚認識的幾個經銷商都找到他,他都拿不出魚來。可這時,卻有養殖戶帶著自家黑魚找上門來了。

 

  原來,村里人看朱正偉靠養殖黑魚賺了錢,都開始跟著他養,可大伙養出了黑魚卻找不到銷路,這時,朱正偉多年跑市場積累下來的銷路派上了用場,找上門的養殖戶都靠著他把黑魚賣了出去。

 

  2013年,朱正偉重整旗鼓,不但再次混養180畝黑魚和四大家魚,還成立了黑魚養殖合作社,做起了黑魚經紀人,專門牽線將當地老百姓養出的黑魚賣給各地經銷商。

 

  他叫郝明湖,2015年12月10日,記者跟隨朱正偉來到他的魚塘,今天朱正偉要幫他銷售一萬多斤黑魚。現在是黑魚銷售旺季,養殖戶都希望能早點賣掉魚換錢過年,想賣魚的人多,他們常常要面臨被殺價的狀況,可對于朱正偉,他們卻格外信任。

 

 

  養殖戶:他的門路多,人平時講話算數,講出來價錢不變。不像其他販子,和你講了比方說(黑魚)十元一斤,等他到你這邊,(就變成)九元五角(一斤)。那我們不就受損失了嗎。

 

  朱正偉:對。

 

  記者:他不會這樣?

 

  養殖戶:他不會假,對,我們供給他幾年了。他肯定適當賺一點錢,替我們負責一點。

 

  人人都知道朱正偉靠賣魚能賺錢,然而著這錢卻并不好賺,魚還沒裝,養殖戶郝大哥就嚷嚷起來了。

 

  郝明湖:昨天人家那個車子來,還8元一角、兩角每斤。

 

  朱正偉:你瞎說啥,打樣我們肯定要打,上次就差二兩三兩。

 

  原來,朱正偉前一天和他說好了價格每斤八元,但每條魚的平均重量要達到兩斤半,少一兩就要在價格上減掉一角錢。可今天到魚塘,朱正偉卻發現黑魚都比較小。

 

  朱正偉:市場上賣的時候也要分大小的。

 

  記者:市場上賣的時候大小價格不一樣嗎?

 

  朱正偉:不一樣,相差到3元錢左右。

 

  如果小的黑魚太多,經銷商肯定虧本,朱正偉說,這種砸招牌的事情,他肯定不能干。可另一邊,養殖戶的利益他也要保證。

 

 

  為了公平起見,朱正偉提出隨意撈上來兩筐黑魚,稱重之后點數量,算一個每條魚的平均重量,價格該是多少就是多少。他說只有這樣才能一碗水端平,經銷商和養殖戶都不吃虧。

 

  經銷商:20、22、24。

 

  果然,魚的平均重量達不到兩斤半。

 

  經銷商:(平均重量)兩斤一兩,二斤一兩哪里行。這魚不打樣,不知道,這相差多了,相差四兩。

 

  大叔:那你昨天怎么沒給我打樣(就收走了)?

 

  朱正偉:昨天有兩斤三兩多。

 

  大叔:甭管兩斤三兩還是多少,你昨天也沒有打樣。

 

  原來,前一天,朱正偉也幫郝大叔拉走了一車魚,因為魚的條形比較大,朱正偉沒有打樣,就按照八元拉走了。今天,郝大叔怎么都不肯接受每斤要減掉4角的價格,他說,眼前這個網箱里的魚比塘里的大,如果都按照塘里魚的大小定價,他就吃虧了。可如果按照大魚算價格,經銷商就要虧本。

 

 

  這下,三個人都僵在塘邊。

 

  眼看天就要黑了。朱正偉左右周旋,他想出了一個方法。

 

  按照三個價錢來。

 

  那就三個網箱不一樣價?

 

  對,他說這個大,那我們就再(量)一下這個大的(平均重量)就行了。一樣的。

 

  最終,大魚按照8元的價格,而小魚則便宜一半多,這下,兩邊都接受了。

 

  忙到夜里12點多,養殖戶終于拿到了錢。這也是朱正偉給他們的保證。出魚就能見到錢。

 

  2015年底,又有不少養殖戶找到朱正偉想要學習技術跟著他養黑魚,朱正偉每天忙的不落腳,卻總說自己特別有干勁,他說,自己賺到錢,感覺很好,帶別人一起賺錢,感覺更好。

 

編輯:黃姍 訪問人次:50695 關鍵字:黑魚,魚塘,混養,四大家魚,朱正偉,  >> 更多資訊進入水產新聞網
免責聲明:本文在于傳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本文不保證其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和有效性,本版文章的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并未經過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,數據的準確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發表評論
用戶昵稱:

評論內容:
滑動完成驗證:
 

品牌推廣

咨詢:0779-2029779

第十二屆農聘中國水產人才網絡招聘會

2020第九屆養殖水面出租轉讓網上交易會

獵弧英雄

蝦青素

安進水產

手機版水產門戶網

隨時,隨地,伴你身邊!

水產前沿廣告

海洋與漁業

圖文推薦

更多

最新水產致富

更多

水產門戶網養殖版

今日要聞

更多

熱點推薦

更多

關于我們 | 企業推廣

會員服務 | 網站動態

聯系方式 | 友情鏈接

付款方式 | 網站地圖

服務專線:0779-2029779

傳  真:0779-2030003

郵  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最具影響力的水產網站--水產門戶網

廣西南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
桂ICP備11001749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桂B2-20050073

X

中國水產門戶網微信平臺

返回頂部
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爱乐彩